如何从心理被动的人变为主动的人?
发布时间:2017-05-11  浏览次数:

    「如果别人不跟我说话,我就不会主动跟别人说话,除非觉得特别好的人才会主动接近。反对大部分人都是采取被动措施,如果别人跟我打招呼我就会回,不打就算了。有的甚至甚至为了避免碰到某些半生不熟的人,就想不去食堂,出去吃等。」

绝大部分的退缩、被动行为都和自我概念有关。

这一点可以从很多流派的咨询理论得到验证,也在我自己身上有所体会。

艾利斯(1961)开始注意到人们对于外界许多事件和刺激的负面感受和行为反应,并非源于事件和刺激的性质,而在于面对事件时,我们脑海中的认知和想法。也就是说,对于事件和刺激的评价,会影响我们的感受和行为反应。

阿伦贝克(1967)在此基础上将影响我们的感受和行为的认知过程进行了详细分析。他认为这种认知评价之所以我们没有意识到,并且难以发现,是因为它是在我们过往人生经历中形成的一种评价习惯,以至于非常的自动化而无需认知努力,所以把它叫做「自动化思维」。

自动化思维通常和某些具体情境相关。例如,本题中,社交被动的行为习惯让我们可能在面对一个半生不熟的人时产生紧张和退缩,这时,我们可能出现一些自动化的思维是没有被意识到的,如「我打招呼的方式他不喜欢怎么办/我打招呼他要是不理我怎么办」等等。

这种思维背后都有一个和自我概念相关的信念支撑,贝克把它叫做核心信念,他总结出3种核心信念:

1.我不可爱/我不受人喜欢。

2.我不胜任/我没有能力。

3.我是没有价值的人

无论任何情景下,出现非适应性的感受和行为,都源于人们可能存在这三种核心信念之一。也就是我开篇的一个观点:绝大部分的退缩、被动行为都和自我概念有关。而社交的退缩和被动往往源于「我不可爱/不受人喜欢/没有吸引力」这样的核心信念。

当我们回顾这些自动思维,以及和自我概念相关的核心信念的时候,它们代表着真实的情况吗?并非完全是吧。它们或多或少有一定的证据,比如和不熟悉人相处的一些不愉快经验。可是这能够完全代表「我不受欢迎」吗?

我有另一个发现,简单地质疑这个信念和想法往往比较困难,因为当我们真正相信「我不可爱/不受欢迎」的时候,我们会有一种注意力偏差。我不受欢迎的经验和信息,我们会格外关注和记住,而受到欢迎和肯定的经验和信息会被忽略、否认和遗忘。

贝克核心信念是都与我们的自我概念相关,是指向我们自己个人和个人价值的。从我个人的变化和体验过程中,提高其他两个自我概念,会影响另外一个。

也就是说,当我们相信自己是有能力的、自己是一个有价值的人的时候,我们更有可能相信我们是受人喜欢的。